首页 > 月下火 > 男人四十

第782章 轮到给我林家当女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男人四十 妙笔阁(imbg.cc)”查找最新章节!

午后,方浩在黄一刀的办公室中吃着饭,因为饥饿,所以狼吞虎咽。

同时,他也在边看着屏幕,上面有马上要进行换心手术病人的CT等结果,他对这台换心手术很关心。

“方浩,将就一下,等手术结束后,你选地儿,我好好请你搓一顿!”

黄一刀有些歉意,方浩从千里之外的江东市飞来,都没有到酒店休息,就直接到医院,还做了一台脑膜瘤的微创手术,错过了饭点,只能叫外卖。

方浩看一眼腕表,道:“来不及了,你们手术结束后, 我要去郭家一趟,在宁老太哪里蹭饭。”

“哦,花木兰奶奶……那我不跟你争了。”

黄一刀讪笑,他和方浩再熟,也争不过宁思亚的脸面。

助手拿来一份CT资料,黄一刀看一眼,眸子中的亮彩一闪而过,他没表态,而是让方浩来看。

“看来,运气比较好,那就按照康复方案来进行下一步的治疗吧。”

方浩松一口气,微创手术的术后复检,查不到脑膜有肿瘤病灶了,进一步说明微创手术是成功了,并且很完美!

这在意料之中,所以方浩没多关注,依旧见目光放在换心的术前准备资料上。

这可不是运气,这是你的实力!

黄一刀对方浩不吝赞美,可随后收到的一条信息,让他的脸色变得难堪起来。

等方浩吃完后,黄一刀递上烟,再道:“老弟,我对不住你。医委会的人知道了你做微创手术的事,他们有些不高兴,不干人事。你看。”

他将手机消息给方浩看,上面的内容是要加强医院飞刀的管理之类,不让外来医生轻易进手术室。

“这个郝主任是谁?”

方浩见到给黄一刀发信息的是标注是郝主任,他心想,难道黄一刀和齐院长在首医还不能做主,还要看别人脸色。

黄一刀道:“郝红梅,医学与伦理科的主任,也是医委会那边的大领导,看她的意思是不让你进首医的手术室了。”

“不能近距离以助手身份看你们的换心手术操作,的确是一个大遗憾,毕竟,这么大的手术,我还没做过呢。那我在观摩室学习吧。”

方浩也没有逞强,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出于学习的态度,他也没有拂袖离开。

“这个倒是没问题。我带你过去!”

黄一刀很是尴尬,将方浩从千里之外的江东市请来,又不能给方浩做手术的机会,有鸽方浩的嫌疑。

来到观摩室,方浩找了个前面的位置,拿出平板,依旧在研究这台手术。

不多会,他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水味道,转眼一看,有一个中年女人靠过来了,对方化了淡妆,但身上喷的香水很足,所以,味道很大。

他眉头轻微皱了一下,然后继续看平板。

“方院长,你好啊,没想到,你这么勤奋好学!”

那女人见方浩再看过来,他眼神中有着茫然,没有认出她,让她小有不快,可还是用婉转的声音,道:“我是首医的医学和伦理科主任,在医委会中也担任办公室主任。

原来是这个老娘们……方浩只是打量对方一下,容貌很普通的女人,有一双水性杨花的眼睛,给他的印象是,这个女人长期得不到夫妻间的满足,而处于一种涉猎男人的状态,总之,这娘们不是什么好人!

他没鸟对方,转头回去,继续研究他的资料。

哼,竟然无视我,会有你求我的那一天!

郝红梅见方浩这么冷漠,她真想让人过来将他给赶出首医!

接下来,主刀医生进来,是黄一刀,他和众人对视一眼,确定一切准备就绪,也就开始进入手术操作。

黄一刀还有这一手啊,果然对得起一刀的名头……方浩看到下面很快就建立起了体外血液供给系统,黄一刀熟门熟路地打开了病人的胸腔,将功能衰竭的心脏取了出来,止血等各种操作,也都跟得上,病人的数据还很稳定,方浩就知道,这个手术问题不大了。

整个过程复杂而漫长,方浩看了两个多小时,看到最关键的步骤过去了,他也收到宁思亚贴身保姆的信息,对方都快到首医来接他了,他也就离开观摩室。

取了行李,方浩来到门口,刚站定,就见到保姆的车子过来。

“方浩姑爷,你怎么穿这么淡薄?这里可比江东市冷多了,你还是加一件厚衣服吧。”

保姆见到方浩是衬衫加西装,是相当的帅气,可和周围的人穿起了厚厚的外套,就显得他衣衫单薄了。

“我不冷。”

方浩现在体内气血充盈,还真感觉不到冷,将行李放上车,他就问:“奶奶的身体如何?”

“一切如常!只是最近叨念你的次数越来越多,她也打算去江东市一趟,看看你们呢。”

“现在大冷天的,出行不方便,让她老人家安心宅在家里比较稳妥。”

方浩随口道,手机又来了信息,是郭心蕊发来的,让他晚上过去她家里住。

孤男寡女的,他觉得过去不妥,但此前郭兰也说过,如果在首都找不到住处,就去郭心蕊那边,因为郭心蕊也有一个独栋的别墅。

现在还不知道和老太婆见面会如何呢,所以,他也就没马上回复。

他问:“伯父在家里呢?”

“重庭少爷没回来,家里只有老太太一人。”

闻言,方浩也就放心不少,尽管他不怕郭重庭,可他也不能和郭重庭再次正面闹掰,总之,见面会很尴尬。

进入守卫深严的封闭小区,方浩见到了宁思亚,气色和上次见面时差不多,让他放心不少。

这个老太婆得好好的,他和郭兰的事,还需要老太婆的支持呢。

进屋之后,保姆将方浩的行李搬进一个客房,说是晚上就在这里睡,这让方浩有了拒绝郭心蕊的理由。

他给郭心蕊发一个信息,然后出去,就被宁思亚抓去一起喝茶,谈论佛经禅学。

饭后,他也不出意外地抓去写字,又写了半个小时,是因为有人来访,才中断的。

来访的人,有点出乎方浩的意料,竟然是林招娣和林小娥。

林招娣还是旗袍,但应该是防寒的冬款,还披了一件精美高档的貂皮坎肩。

林小娥则是高靴丝袜皮裤,上衣则是紫色的绒毛坎肩,脸上谈谈的装扮,显得很清纯。

“老宁,我知道你这孙女婿来了,他也给你写了这么多字,剩下的,就把他给我用用吧。”

林招娣直接要人。

“奶奶,我困了,我先睡了,你们聊吧。”

方浩不想和林家的人有过多牵涉,特别是林小娥这样的小狐狸精,还是远离为妙。

“我说,我能帮你顶一顶老郭的压力,让你和郭兰的好事更近一步,你还会犯困吗?”

林招娣一眼便看出,方浩的困意是装出来的。

“方浩,你去和老林聊聊吧,她想听你弹琴,你就给她弹一首吧。”

宁思亚没有拒绝林招娣的意思,让方浩和对方离开,然后,她就对保姆叮嘱一番,半个小时后过去给方浩送一件大衣,然后将方浩接回来。

两家不远,不一会就走过去了。

“这次,我弹了之后,你不会再把琴给扔了吧?”

方浩进入琴室,就拿上次林招娣摔琴的行为说事了。

“嗐,别提了,老太婆我至今还心痛着呢,那一把琴,我可以是用了十几年的呢,冲动是魔鬼,要不得啊。不过,冲动过后我想想,你的话也很有道理,这么多年过去了,苏家那个负心人已经早就是一堆死灰残骨,我也该放下了。”

林招娣坐在一边,让方浩开始弹琴。

方浩道:“不会又是凤求凰吧?我已经见过张玲了,她在某些方面,的确更讨男人喜欢。”

“在她离京之前,我也见过她了,如同多年前那般,她依旧是那样的人。今天不提她,也不弹凤求凰。”

林招娣显然不想提及张玲,那个抢了她男人的女人,想起依旧不能释然。

“那琵琶语?你也听腻了,还有这大冬天的,那么悲哀的曲子,越听越冷。”

方浩翻看一下前面的架子上,有一个曲谱,是广陵散的。

他转头瞥一眼林小娥,不出意料,这曲谱是她在练习。

他就道:“就它了,广陵散。生活不全是回忆,人生也没那么多幽怨,三观正一点,积极乐观一点,那该多好啊。”

林小娥小嘴轻嘟,这个男人在含沙射影她吗?

她没吭声,而是看方浩过了一遍曲谱,然后就慢慢弹奏起来,节拍都能对上,渐渐地将她拉入了曲谱的意境中。

她回到了古代,天空灰暗,狼烟升腾,她就站在城墙箭垛口边,眺望前方。城下是两军对垒,方浩是敌方大将军,骑在高头大马上,手拿方天画戟,正前来挑阵,目标直指她。

林招娣也听进去了,闭上了眼睛,双手放在腿上,手指也在跟着节律在弹动。

她似乎回到了几十年前,她得知苏星运来退婚,她这次没有马上拒绝,而是收拾行囊,出京找到张玲,然后当着张玲的面,再把男人抢回来。

忽然弦断,曲调顿止。

林小娥惊讶回神,她有点不满,因为方浩刚才接连冲锋陷阵,已经杀到城门了,只要他进城门,杀上城墙,她就要被他俘虏了。

她期待被他俘虏,因为她喜欢强大的男人!

但是,在方浩进城门的那一刻,琴弦断了,她的意境也就荡然无存了,余下的,只有让她脑补。

林招娣也睁眼,但她却心里很满足,因为刚才她赢了张玲一局,抢回属于她的男人,那是迟早的。

她见琴弦断了,就幽幽道:“这是充满杀伐气息的古谱,以前没听出来,今遭倒是开了眼界。”

“回头我赔你一把新琴!看来,今天不适合再弹,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方浩离开座位,一脸的索然。

“去烧茶,把上个月我从武夷山带回来的茶泡上。”

林招娣让林小娥去泡茶,她近前看一眼琴弦,道:“人生如琴,造化如弦,事事皆无常。这琴废了就废了,不用你赔。”

方浩也是随口一句,他也没真的要赔,他和林招娣走出琴室,来到茶间,分位坐下。

他直接道:“张玲回到了江东市,她的目的很多,与我相关的,则是我手上正在研究的抗衰老方案。我的问题来了,你觉得她这个人如何?狡猾,正直,贪婪,诸如此类,我想知道你的评价。”

“如果她不抢我那个负心鬼,那她倒是一个不错的人!”

林招娣脸色很平静,提及张玲,也多少释然一些。

“那反过来,则她是一个很差劲的人了。她在首都这边,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她为什么要隐姓埋名藏起来呢?”

“这不是我感兴趣的,别人的私事,与我无关,我也不需要上心。你也别关心张玲这个老太婆了,你还是关心一下你和郭兰的好事吧。”

“这倒是。你说能让郭老爷子对我改观,你如何做?”

“以你现在的气势,还有兰丫头被重视的程度,老郭的反对,就分明是在耍无赖。我们都看得明白,也取笑过他。他就是死要面子,非得让你入赘郭家,给他们郭家添砖加瓦。当然,他的这些强势,是建立在他所在的权力位置上的。然而,我听到一个消息,有人也在挑战那个位置,想要将他赶下来,然后坐而居之。我只要说我支持你和兰丫头,老郭焉能不懂我意?他在面前装糊涂,我林家就支持别人赶他下台。”

晕,和我想的不谋而合……方浩心里暗自高兴,这个四九城果然是各种关系的平衡,有时候,一个人退出历史舞台,并不是业务能力不行,纯粹是周围的人让你下台!

他道:“那就借林先生贵言,我和郭兰能把这婚给结了,一定登门道谢!”

林招娣没受吹捧,等林小娥倒茶,她就道:“方浩,其实,你和兰丫头若是不能成事,那也不一定是坏事。你看,小娥就不比兰丫头差嘛。兰丫头工作狂人,不爱红装爱武装,未必是一个居家好妻子。我家小娥能文善舞,知书达礼,我觉得小娥更适合你。再者,我不会和老郭那样,给你设置诸多条件,我就开明得多!”

“哈哈,我算听出来了,原来,你这茶不好喝!”

方浩爽朗笑一声,站起来告辞。

林招娣也笑笑,没有挽留,也没有起身相送,坐在哪里喝茶。

等林小娥回来后,她就问道:“他有改变主意吗?”

“没有,他没跟我说话,头也不回地离开。姑奶奶,你怎么提我和他莫须有的事呢?”

林小娥有点小抱怨,被方浩拒绝,她多尴尬啊。

“我并没有说错,这个青年很优秀,若是能和你结婚,做我们林家的女婿,对我们林家来说,真是一桩好事。他真的很有实力,就缺一个平台!我们林家能给他这个平台,只要他入京,我栽培他几年,在我老去之后,我可放心地将林家交给他!”

“姑奶奶,你,你要将林家给方浩,这,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爷爷伯父叔叔他们要是知道,又得说你老糊涂了。”

“回头让你妈妈来一趟,我要把刚才的话说给她听,然后她就知道怎么做了。你害羞,那就不要露面,但要配合你妈妈,她知道如何得到一个男人。”

林招娣敲一下桌子,道:“想什么,这事八字没一撇,方浩还是郭家的准女婿,还轮不到你呢。倒茶!”

“哦,姑奶奶,你今晚怎么突然说这些话,有点和你平日的作风不一样啊。”

林小娥的确失神了,因为方浩这个男人,并不容易被征服。

林招娣道:“刚才的琴弦,是方浩故意弄断的,他就不想让我们听到完整的。这让我猜测,他可能对我们林家有偏见,未来会是我林家的劲敌。我不知道他这敌意何来,但我却知道,消除敌意的办法,就在于女人。只要他是我们林家的女婿,他就不会作出危害林家的事。他给张玲当了四年的孙女婿,现在也轮到给我林家当女婿了。小娥,你给姑奶奶争口气,把方浩抢过来,这样,我再到张玲面前,也就能当即气死她了!”

“姑奶奶,我……”

“怎么?你不行?那就让林楚楚林浅雪她们来,那两个丫头,可是削尖脑袋想来照顾我,想从我这里得到重用呢。”

“好吧,姑奶奶,我会拿下方浩,一定如你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