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月下火 > 男人四十

第781章 死别生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男人四十 妙笔阁(imbg.cc)”查找最新章节!

“回来了,如何?”

郭兰见方浩进房,她就放下手中的书,打量着方浩,他身上没有伤口和血迹,乍看之下是没有动手打架,她就放心不少。

而且,他出去一趟,回来也快,效率很高。

“事情搞掂了第一步,震慑了他们一下。但这仅仅是开始,后面还有很大的变数。”

方浩深知人心易变,唐婉和唐麒他们今晚只是表面臣服,以后给他们背叛的机会,他们一样会为了利益,而坚决地背叛。那些被打趴下的看场老大,则同样如此。

江东市没有了黄赌毒,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这些服务行业从业人员的收入,会让很多人离开江东市。但,只要正规化之后,可在另外方面补贴回来。

下面一步,就是怀柔政策,才是笼络人心的操作。

这,要等方浩从首都回来之后,等苏柔她们想办法‘审判’曾凌天之后。

他又补充一句,道:“我不想在这方面牵涉过深,只是不想让他们叨扰而已。你放心吧,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民医生。”

“那就好!孩子们都睡下了,你明天一早也要赶机,就早点洗漱睡觉吧。浴室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

郭兰的身份摆在那里,自然不希望方浩在黑道上走,因为得不偿失。

“要不,一起洗吧。”

闻言,郭兰脸色微热,微微点头,道:“你别乱来。”

“自然,我是一个正经的男人,从不乱来!”

方浩拉着郭兰的手,一起进浴室,先打开暖灯,再给郭兰解除衣物,自然而然的,就上下其手了。

“好正经!”

郭兰嘴角微微动,没阻止方浩的动作,反而,她也伸出手,解除他的衣服。

不一会,两人就坦诚相见,然后紧紧抱拥,做他们爱做的事了。

……

早晨,方浩洗漱过后,去到书房收拾一下公文包,结果秦淑娴披着一个外套,里面穿着睡衣进来。

方浩抬头一看,眼睛都不禁有点发直,因为秦淑娴的睡衣领口开得很低,露出半个雪球。

她又来这一套……方浩还是比较能镇定的,因为刚才他和郭兰又做了,油箱早就空空如也,现在是超级贤者的时间。

秦淑娴道:“家里的事,我和兰兰会处理好,你不用担心,那你在首都能多待一天吗?去给我闺蜜看一下病,上次跟你说的,身体皮肤出问题的。”

“她的问题很重吗?那她不早点来江东市?”

方浩快速收拾,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他不想在首都那边多待,因为他关心着苏柔的操作。如果苏柔处理不当,他还能帮着她善后。并且,按照他的预计,他要送曾凌天最后一程,让曾凌天不得好死。

“她有自己的问题难处。方浩,我给你预约了,就算不给她治病,也代我去看一下她。”

方浩抬头,又看到了对面的半个雪球,他就道:“好吧,我抽空去见见她。”

“哦,还有一点,你到了那边,你要小心狐狸精。狐狸精见过你的优秀了,她们肯定将你视作目标,你得注意点她们的手段。她们为了达成将你拉下水的目的,将会不惜一切手段的。男人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我会注意的,我更会保护我自己的。”

方浩听到敲门声,是郭心蕊的声音,然后看向秦淑娴,后者条件发射地将外套的拉链拉上,将雪球藏起来。

果然是为了考验我而来的……方浩有点无语,让郭心蕊进来。

后者开门,说已经收拾好,问方浩需要帮忙与否,见秦淑娴在,她也不好多说。

郭兰也将方浩的箱子准备好,示意方浩可以出发了。

和郭兰吻别,方浩提着箱子和挎包,也就出门。

“兰兰,我太困了,我去补一觉,午饭时间我再下来。等会孩子醒来后,你让他们小点声,别来敲门。”

秦淑娴打个呵欠,就上跃层。

这么困?

郭兰有点意外,可没放在心上,她去吃早餐,给孩子补充营养,也为她自己补充体力。

毕竟,刚才和方浩的消耗战,她也耗费力气。

下面,方浩也有点意外,因为开车的司机换人了,换成了苏柔。

当然,苏柔乔装打扮,戴着墨镜,穿着防风外套,裹住了胸部,脸面涂抹一下,变得粗糙,成了中年妇女。

她先开口,说是顶替原来的司机,送方院长去机场。

郭心蕊心思都在方浩的身上,加上和苏柔不熟,她自然没看出端倪。

方浩则有点无语,一路上没怎么说话。

苏柔到了机场,帮着郭心蕊将行李送进去,她趁机将一个污迹抹在郭心蕊的衣服上,然后装作意外发现,告诉郭心蕊,提议后者去卫生间换一套,如此,就支开了郭心蕊。

只有她和方浩,她就低声道:“老公,我想你,我昨晚一夜都想你,我跟你一起去首都吧。”

“没信心,没勇气了?如果不想做,那就别勉强,老东西的年纪和病情摆在那里,我也下了病危通知书,他活不了多长时间。”

方浩知道,苏柔或许需要的是一个态度,或者一个承诺。毕竟,她是爱过曾凌天的,或许现在也在爱着。

苏柔这时候真下手了,大义灭爱,方浩则一点都不出奇,因为这牵涉到她的切身利益了。

他又继续道:“诚然,这么多年来,他在某些方面也成就了你,可要知道,他这是建立在欺骗你的基础上的。而你,也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你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女人,终究会爱上一个男人。”

“老公,我现在只爱你!”

“不,苏柔,我更希望你爱你的父母和孩子,以后,你再找一个值得你爱的男人。”

“老公,你不爱我了吗?”

方浩沉默,他心里还有苏柔,但他得对郭兰负责。

“你怎么不说话?”

“苏柔,回去吧,此时此刻又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不是说爱不爱的时机。”

“我知道,你有郭兰,你就不要我了。不过,老公,我没想放弃你,我爱你,我前所未有地爱你。我们之间,只有死别,没有生离!”

苏柔一咬牙,转身离开。

哎,如果你的目的是让我记挂着你,不能忘了你,那你这次的目的达到了。或许,你更希望从我这里得到承诺,然后你就会更加坚决地对曾凌天这个老东西下手,有了新欢,才能忘掉旧爱。苏柔,你就是这样的女人……方浩没去追苏柔,在原地站着等郭心蕊。

郭心蕊换了一套衣服出来,她倒是没在意苏柔的离开,而是和方浩一起进VIP候机,很快就提前登机了。

睡了?

郭心蕊没想到,方浩在飞机上吃了早餐,不一会就睡了,她还想跟他聊几句呢。

下了飞机,她就更加郁闷,因为方浩直接被首医安排的直升飞机带走,她只能打车回家。

至于她想把方浩带回家的想法,没来及说出口,就胎死腹中了。

黄一刀在楼顶等着,他上来接着方浩的行李,边道:“没办法,得知你要来首医,我们就来了一个加急的病人,他本来是要去江东市找你医治的。这不,他的家属很迫切地预定了你的档期,让你在这里把的手术给做了。我和老齐为了节约时间,只能从空中把你接来。”

他凑近,几乎是贴着方浩的耳根,道:“这个病人的关系很硬,从玉带河那边出来的,特意为你而来。这次你拒绝,我和老齐就得离开首医,去江东市投奔你了。”

不用想,黄一刀这货又把我给卖了……方浩只是点头,先离开停机坪,进入电梯,安静得多了,他就道:“消息还不是你放出去的,你在人家面前说我如何如何,万一我没那么好,做不到人家的期望,你不是被自己打脸了?”

“我相信你啊。你有天赋,并且比我们这些人都要努力,你这样的人,不值得信任,那还有谁值得信任。”

黄一刀笑道:“先去办公室喝杯茶,抽根烟,歇息一下,顺便把病历看一下。”

“我大半天都要卖给你,只能悉听尊便了。”

方浩自然没反对,将江东的事抛诸脑后。

他去黄一刀的办公室喝了杯茶,抽了华子烟,就去住院部,诊查那个需要做关系很硬的病人。

病人的情况没有黄一刀说的那么严重,但也没那么轻,因为这是一个脑瘤,出在前期的脑膜瘤,需要开颅手术。

当然,病人七八十的高龄,也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因素。

这种手术,黄一刀等人都能做,只是病人家属不放心,找不到最好的医生,将风险降低到最小,家属就不同意。

方浩检查一下,特别是诊脉,再结合CT等结果,他提出一个微创手术的设想。

原因是该病人的大脑中,只集中在一个地方出现癌变组织,黄豆粒大小,还有别的一些数据指标,都表示采取微创既可以。

黄一刀暗吃一惊,如果仅仅是一个微创手术能解决的,那样电话,他们医院就要被领导批评了。因为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脑膜中不止一处有病灶,需要开颅手术,逐一清除这些病灶。

他们的结论,和方浩的结论,有着天差地别啊。

他悄然将方浩拉到一边,道:“老弟,你给我透个底,你现在没有处于晕机状态?”

方浩现在精神好得很,尽管心里还记挂着江东市的女人和孩子,但该在医术上集中精神的时候,他绝不含糊。

他反问道:“我没晕头!病灶只有一个,另外可疑的阴影区,那更是血管组织,是为了给病灶供血的,早期病灶供血充足,很快就会向中期转变,从而出现转移。尽管病灶的位置有压迫着一部分血管和神经,但这不影响微创手术的执行。老黄,这开颅手术,是谁提出的?不会是老齐吧?”

“老齐是同意的,但提出来的是我们医委会的老大,他们论证研究了三天,确定是脑膜瘤早期,然后制定了参考的开颅手术,你这样突然提出只需要微创,那就表示,老大他们诊断错了。你不加入医委会,老大等人已经有微词了,现在你再提出相悖的意见,就是踩一脚老大他们了。”

我了个去,这就拉仇恨了……方浩一耸肩,道:“你们诊断没错啊,就是脑膜瘤,也需要切除。只是有显微镜下开颅切除外,还多了微创切除而已。哎,我遇到了,不发表我的意见,我就不得劲。黄一刀,我是外地来的,你们不采用我的建议,那就当我刚才放了个屁,我担任你们的助手,或者就当我是来学习的。”

“可病人是冲着你来的,现在你提出微创,病人就高兴得不行,也明显比入院前要开心,情绪更乐观。病人家属虽有疑问,可他们明显更加愿意相信你的结论。”

“那这是病人的选择,这可不是病人避重就轻,趋利避害,哦,就算是吧,那也是正常。站在病人家属的角度,不用承担开颅手术的风险担忧,换谁都可接受啊。微创手术,可能就那么一小会,病人做完手术,说不定能回家吃晚饭呢,而不是在重症监护室度过。”

方浩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这的确是一个微创手术就能做到的,何须进行危险和复杂的开颅手术呢。

还有一个更加明显的差别,就是术后存活期。脑膜瘤进行开颅切除,手术成功,但可能就是几年的存活时间。但微创手术,显然可以带来更长的存活时间。

黄一刀摇头道:“方浩,你说的我都懂,可就是怕你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算了,我去找老齐,跟他谈一下,看看他如何定夺。”

他走两步,然后就回来,叮嘱方浩先不要跟病人和病人家属更多沟通,否则,病人和家属会更加选择微创手术。

方浩讪然,然后去到楼层医生办公室,再次查看病人的CT片子等,期间,真有病人家属进来咨询,特别是咨询微创手术,他也就着片子,跟病人家属解释起来。

黄一刀的助手一开始是防着方浩和病人家属沟通和接触的,但当方浩解释起片子的内容,他就觉得似乎被打开了一扇窗户,他顾不得黄一刀的叮嘱,而是主动询问方浩一些问题。

“原来如此,听完方院长的解疑,我觉得我也有一些当医生的潜质,因为我也听懂了,呵呵!方院长,你能跟我家老爷子再讲解一下微创手术的过程吗,给他老人家科普一下。他有点害怕被开颅,所以上个月以来就一直很抗拒和医生交流,甚至还冲医生发了脾气呢。就是因为他一直不接受,所以这个手术就拖了一个月。他看到有关你的报道,还有叶天南老爷子的推荐,他相信你,才接受开颅手术的。你不知道,你说不用开颅,只需要一个微创就可以,老爷子高兴得不行不行的。”

方浩理解家属的心情,如果是在江东市,他一言堂的地方,他直接就给老人家安排微创手术。可这里是老齐和黄一刀的地盘,他的话不算数,他就道:“别慌!等齐院长和黄主任来了,我们再合议合议。”

老齐穿着手术大褂就来了,上面还有一些血迹,可他顾不得这么多,而是再看CT等拍片,最后盯着方浩,道:“老弟,我和老黄就押你了。你又多大把握?”

“我完全没压力,要是微创不行,那就再进行开颅,一样是要给病人解决问题。反倒是你们……当然,你们也不用有压力,我正想趁机挖你们去江东市呢,你们在这里待不下去了,一定要去我江东市。”

方浩乐了,出来做飞刀的,就算出了问题,责任也是黄一刀他们的。

“老黄,你看看,他就是存着这样的打算。”

齐院长看看黄一刀,最后盯着方浩,咬牙做了决定,就按照方浩的论断,给病人做微创手术。

他让方浩去准备一下,同时也私下来叮嘱黄一刀,要看着方浩,那台换心手术,有机会也让方浩来操作。

医院医疗的事,医院内部解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