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月下火 > 男人四十

第780章 我的社团我做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男人四十 妙笔阁(imbg.cc)”查找最新章节!

饭后,郭心蕊见方浩没有去看书,而是在客厅陪着郭兰一起看电视,从只言片语中,她听到方浩要出去一趟,是去酒吧夜场见个朋友,她就心生动荡。

她见方浩看完电影,进房间换衣服,她就来到郭兰身边,道:“我代替你出去,我帮你看紧方浩。夜场中的女人太疯狂,就算方浩再正派,也怕那么多人算计。”

“你别去,他是去谈正事的!江东市倒下了一条地头蛇,留下了一片市场,不少人盯着呢。他有个朋友有想法,让他去壮壮威势。”

郭兰一把拉住郭心蕊的手,不让郭心蕊离开了,不然,方浩在夜场看到苏柔,让郭心蕊发现,那就不妙了。

尽管她知道那是小概率发生的事,因为方浩说不是去见苏柔,而且苏柔要陪伴周芬。

“打架?他明天不是要去首都做手术吗,怎么还要去打架?”

“他会克制的。为了不让他打架,所以,你不能过去。”

“为何?”

“看你这脸蛋和身材,进入夜场那种地方,就是抢手货。那些男人自然会把方浩看成是你的护花使者,他们自然会碰瓷方浩。到时候,方浩不想打架,那就只能把你让出去。所以,为了世界和平,你就得给我安心在家。此外,你明天就要回去见奶奶了,我很不舍呢,我们再说说话。”

“好吧!”

郭心蕊的小算计落空,无奈地看着方浩换了便装出门。

在小区下面,唐麒候着了,带着方浩就去夜场。

“我姐也来了,她也想做老大。我说服不了她,只能任由她了。”

唐麒跟方浩汇报一下,同时将整理好的各个大场话事人照片给方浩,让方浩混个脸熟。

唐婉?

方浩有点意外,但没多上心,现在他不是毛头小子了,唐婉这样的女人,已经不入他的法眼了。

来到有点偏僻的夜场,穿过灯红酒绿的大堂,进入一个大包间。

包间里面,云集了不少社会人士,他们的手腕,脖子上大都可以看到各样纹身的边角。

有人认出方浩,顾不得吞云吐雾,直接站起,警惕地盯着方浩,却是对唐麒道:“姓唐的,这人我认识,他上次在逍遥山庄打了曾老爷子。你带他来做什么?”

此话一出,众人都盯着方浩,眼神中多半有不满,谐谑。

那人继续对唐麒道:“姓唐的,老爷子让你开车撞死他,你没撞死他不说,你还将他带来这里,你打的是什么主意?”

“唐麒,你带外人进来,你想做什么?”

“他叫方浩吧,是医院的院长,和条子关系很铁,他来做什么?”

“省人医的院长?曾老爷子死在省人医,真是狗屁医生,现在人还想染指老爷子留下的基业?”

一时间,他们将矛头对准方浩,不少人摩拳擦掌,要动手去揍方浩。

方浩扫一眼四周,没有看到有摄像头,面对众人的质问和挑衅,他就冷笑一声,对唐麒道:“直接点,问下他们,是文斗还是武斗?”

唐麒被众人这样看着,他有点怂,因为他可打不过这么多人,而且这里不乏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可他现在只能站在方浩这边了,不然,李军那边翻脸,将他定义为黑的性质,秋后算账,他就真的凉了。

他心里一狠,大声道:“你们看个吊啊!曾老爷子是过去时了,他不在了,你们才敢在这里嚷着要坐头把椅。乾坤未定,你我都有可能。现在,大家就将手腕摆上台面,好好论论孰高孰低。这规矩,怎么玩?”

话音刚落,唐婉就站起来,踩在沙发上,她高声道:“大家时间宝贵,直接一点,按照一如既往的规矩,想要坐头把椅的,先拿出钱,这次是要做所有的老大,那就一千万。钱拿出来后,你们就打一架,谁的拳头大又硬,谁就是老大!”

众人一听,就安静下来,多半接受,因为此前曾凌峰有个规矩,谁要做场子的老大,就交一百万到他哪里,然后交钱的就去打架或者喝酒,甚至比试和女人运动的时间长短,诸如此类,总之谁赢了谁做场子的老大,然后曾凌峰再把账号的钱给一部分回来,但会收下大部分,作为投名状份子钱。

这次大家交一千万,谁赢了就直接管理账号,自己的一千万可以要回来,也可留在里面做运作管理社团的资金,总之最后就是赢家通吃。

众人交头接耳一通,然后就同意按照这种办法来,约定财务,然后就开始转账。

唐麒和唐婉都交钱,他们姐弟也是有想法和野心的,除了他们和个场子的老大,一些老大的手下也有交钱的,都想做老大,真是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

方浩在转账前突然被一个青龙纹身的人叫住,那人道:“你得交三千万,因为老爷子是在你医院治不治的。多交的两千万,算老爷子的抚恤金。”

“无所谓!”

方浩转账。

除了见证人,那个财务,中年妇女,没交钱的都属于无关人员,被赶出包间。

速战速决,方浩盯着那个青龙纹身的人道:“你既然跳出来,那就你了。来吧,我们打一架。”

他没等对方同意与否,摩拳擦掌就朝对方过去,不管对方同意与否,先推搡一把对方。

他没有用多大力气,只是让对方踉跄后退,伤害不大,侮辱性十足。

“青龙,捶他!”

“青龙,你腿软了,是不是给你婆娘吸干了?你行不行啊。”

“你要是输给这小子,你就洗掉你身上的青龙,再给老子纹一条蛇上去。”

在场的老大们见有人先动手,都知道谁动手谁吃亏,因为很有可能面对车轮战,那必输无疑。他们都想最后出手,占据天大的便宜。

青龙纹身老大被激将,血气冲上大脑,他嗷叫一声,一拳就抽向方浩,可他的拳头没碰到方浩,反而被方浩一拳抽中下巴,只觉大脑一颤,整个脑袋都酥麻起来,眼前天昏地旋,一头栽在地毯上,不醒人事。

唐婉和唐麒对视一眼,眼神都有些复杂和无奈。

另外的老大们则瞬间收起谐谑嘲笑,反而神情都变得严肃起来,因为他们都知道青龙纹身男的实力,和他们不相伯仲,但现在被方浩一拳放倒,这表明,方浩很强。

“到你了!那晚,你也在逍遥山庄啊,那我揍了曾凌峰,你来揍我啊,这样好给曾凌峰报仇!”

方浩盯着原先质疑他的老大,嘴角轻笑,道:“你那一千万压出来了,你不出手的话,那一千万我就拿走了!”

“去你大爷的,我弄死你!”

那人眼神一寒,冲出来,可他没想到,方浩也动了,一步窜出,紧接一个旋转侧踢,正中那人的肚子,将那人踢得倒飞回去。

“你……”

那人倒地,卷曲着,觉得肚子里的肠道都纠缠打结在一起了,痛得冷汗直冒。

“一起上,先干翻他!”

一个场子的老大看到方浩连续轻松地干翻两人,他就知道方浩是在场最能打的,他们任何一人出来和方浩单打独斗,都将步前两人的下场。

余下的老大们也认出这个理,他们就冲上去,群殴方浩,可方浩没有退缩,反而朝着他们冲来。

拳打脚踢,场面一度混乱,但很快又晴朗分明。

方浩干翻了这些老大,扫一眼会场,就只有财务和唐氏姐弟了。

他就盯着唐麒,道:“来吧,试一试手。你别保留实力。”

唐麒没想到方浩这么能打,他越看越疑惑,也越来越头皮发麻了,他这次被点名,无法脱逃。他一咬牙,握紧拳头冲出来,结果忽然脸上一阵疾风扑来,眼睛都要睁不开。

面前被遮住光线,他赫然看出,那是方浩的鞋底!

如果不是和方浩认识,他就被方浩一个高抬腿挂踢,给踹飞出去了。

他心服口服,扑通跪下,道:“我输了,我服你。”

“以后不要找周佳佳,或者她这样的女人了。”

方浩淡淡地说,因为周佳佳和苏柔长得很像,而唐麒是见过苏柔的,谁知道唐麒心里怎么想的呢。

唐麒身躯一颤,羞愧地将头低下。

方浩来到唐婉面前,微微笑道:“唐姐,我们动手动脚,那就不体面了。你的钱,我退给你。”

“别啊,方浩,这是规矩,不能坏。我们男女之间的武斗,不一定非要想这样的动手动脚,我们去床上动手动脚,床斗分胜负。”

啪!

唐婉微笑,她打扮得非常漂亮,而且还在哺乳期间,雪峰比平时要大上好几分,没有E级别,也是Dmax。

她以为能吸引方浩了,可万万没想到,却是被方浩随手一巴掌扇倒在沙发上。

她脑袋嗡嗡的,半扁嘴都麻了,嘴里有粘稠的液体在涌出来,显然被打破牙龈了。

“以后,你为我做事的时候,你想用你这身子去达成,我倒是不反对!但你要是阴奉阳违,你会有什么下场,我也不敢保证!”

“不敢!”

唐婉见方浩眼神中有着冷漠,她就知道,她和方浩没那么熟,特别是上次刁难芮莉,恐怕已经寒了方浩的心。

她只能低下头颅。

呼!

方浩眉头突然跳动,感觉到危险来袭,他余光一瞥,见有个黑影从后脑勺袭来,电光火石间,他出手,在头皮上方一尺的高度,抓住了那物,是一个酒瓶。

酒瓶的另外一头,被那个财务拿着。

财务见方浩转头,她奋力一夺酒瓶,结果没成想方浩在那一瞬间松开了手,她就后仰倒地。

她稳下来,见方浩拿着一瓶酒,笑吟吟地过来,她就慌了,爬起来,夺路要逃,结果后膝盖窝被酒瓶砸中,她前扑倒地,转头一看,方浩又拿了一瓶酒过来。

她再退,就被逼到了角落,她瞠目结舌地看着方浩,道:“大哥,我错,我服你。”

“我没明白,你为什么要偷袭我?”

方浩举起了酒瓶,也要打这个财务一下,力度和角度控制一下,顶多就是开瓢和脑震荡。

“我,我刚才也转了一千万,我……大哥,我错,我不该有这份心,我错了。”

“原来如此!算了,你是女人,我不捶你,你把它一口气喝了,我就不让你出去坐台,以后财务继续由你管理!”

方浩将手中的啤酒丢给对方,后者不敢不听,毕竟方浩说了要她出去坐台。

她打开,然后咕噜咕噜地喝下去。

方浩收走了账面上的钱,不管是什么社团,拿到财政大权,才敢说统治。

他再到唐麒身边,道:“余下的你来处理一下。你跟他们说清楚,觉得输得突然,心里不服又想要过得体面,就只能离开江东市。还有没有到场的,不服气的,就和他们约定一个时间地点,我有空就过来。”

“是,浩哥!”

唐麒低头,承认方浩为老大。

方浩就看向唐婉,后者也不得不低头,以方浩马首是瞻。

“先这样吧,这些天大家想想怎么整改,曾凌峰那一套已经过时了。”

方浩挥挥手,离开。

他走出大平层的电梯,就接到苏柔的电话,她语气有点急,说已经快要到他住的地方,让他下来见见面。

他眉头皱了皱,也还是折回电梯,再下去。

在小区地下停车场,他见到苏柔开车过来,她的车牌和地上的车牌能对得上。

苏柔啊,果然你还是你!

上车,他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苏柔抢先问:“老公,你怎么想到接手曾凌峰那老东西留下的社团呢?”

“哦,是唐麒接手,和我没关系吧。”

“老公,你跟我也不能坦白吗?你拿走了社团的钱,社团就得听你的。唐麒是你的傀儡罢了。我没别的意思,我不是要阻挠你。我是想知道,你的整体计划是怎么样的?”

“没啥整体计划,我是不想曾凌峰这老太监留下的东西给我找事,不如自己拿在手里。你来了也正好,我的社团不可能再做曾凌峰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黄赌毒等都不会出现,有一部分人的收入会降低,甚至失业。你的集团有合适的岗位,就分流一下吧。”

“老公,这个没问题。那要不要我给你规划一下呢?”

“别,我的事,你关心则乱!你回去吧,我上去陪孩子们。”

“哼,你要是陪郭兰的吧!上去之后,别和郭兰做了,安生休息,你明天一早要赶机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