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葡萄 > 繁花陌路

第257章 陡生变故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繁花陌路 妙笔阁(imbg.cc)”查找最新章节!

这边俞故笙夫妻两个还沉浸在重逢的感怀之中,青龙帮中却已经掀起了波澜。

唐韶华上位之后想要有一番作为,既想要惩治青龙帮等这些帮派组织,却又不敢得罪这些人,便把主意打到了俞故笙这里。

俞故笙是上海青龙帮的第一把交椅,青龙帮遍布各地,要说唐韶华眼下是明面上的一言九鼎,那俞故笙就是暗地里的皇帝。如果俞故笙愿意将青龙帮解散,接受唐韶华的招安,那么对于各地大大小小的帮派来说,这就是一个无言的威胁,就算是还有人心存不满,欺上瞒下,也早晚会因为俞故笙的威仪而败下阵来。

只是唐韶华这个主意虽然打得好,却没有想过俞故笙乐不乐意接受。

金穗心跟俞故笙前脚刚回到上海,后脚就有人把北平的电报送了过来。上头的用词还是很客气的,说是俞故笙在南北合一的大事项中出了大力气,是首屈一指的功臣,想要请俞故笙北上,列席新内阁。说是列席新内阁,但内阁之中现在最能说得上话的就是唐韶华,南京内阁各政要是被排斥的,到俞故笙当真列席新内阁,唐韶华便可以在劝退南京内阁政要时,一并将俞故笙也赶下台。真是一个好算盘。

金穗心看到时,便觉得胆颤心寒。胆颤是因为唐韶华尚未站稳脚跟就敢这样大刀阔斧的将自己的盟友砍杀了去,心寒是,即便表面上做一个光鲜的表示都不愿意,在唐韶华心里,即便俞故笙是一力扶持他上了总统位置的人,可是在他的心里,大约俞故笙也只是一个下九流的匪类,根本就用不着太客气的对待。

她转过头去看坐在桌边上抽烟的俞故笙,一时之间倒没有想好要说些什么话来宽慰他。

他应当是很为难的。虽说他占着青龙帮龙头的这个位置,好像是可以说一是一,呼风唤雨,可实际上,他身上是肩负着帮派里所有兄弟连带着他们家里一门大小生计的。平日里,他一声令下,这些兄弟可以跟着他生,跟着他死。但现在他要一句话就灭了他们往后的生计,谁都不会同意。

唐韶华倒是只要一张嘴,几句话,连表面文章都做得这样粗糙,却要把他架到火上去烤。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人!

但倘若俞故笙不同意,那可想而知,唐韶华必定会名正言顺的发下公告,在全国各地击杀帮派中人。俞故笙牵连了不单是青龙帮的兄弟,而牵连到了其他帮派之中兄弟的性命,势必会成为其他帮派中的眼中钉肉中刺,非杀之一图痛快不可。而青龙帮向来最重义气,假若俞故笙被杀,必然青龙帮会与对方成为仇敌。互相厮杀。届时,唐韶华便可坐收渔翁之利。

正是进不可,退亦不可。

“你打算怎么办?”

金穗心看他抽完了一支烟仍旧不吭声,不觉心疼的蹲下来,脸枕到他膝上。俞故笙默然无语,垂下一只手来,抚在她光洁的面上。

好一会儿,他嗓音微有些嘶哑的说道:“我原也料到了有这样一局,却没有想到来得这样快。”

金穗心心头一震,她想到什么,猛的抬头朝着他看去,眼中露出惊愕不安的眼色。

俞故笙眼皮低垂,看到她眸中的惊慌,不觉笑了笑,染了烟味的指尖在她颤动的睫毛上抚了一下。

他的面庞便在这一瞬之间从光明落到了灰暗,又从灰暗回到了光明。

他说:“十一,我向来知道你聪明,你总能猜到我想做什么。”

金穗心眼睛一眨,忍不住要落下泪来,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俞故笙要叹气,她将他的手一把握住了,不错眼的看着他:“你去乡下接我回来,难道就只是为了跟我做最后的分别吗?”

俞故笙不忍看她眸中泪色,半别开了眼去,道:“人与人之间从来都是分分合合,最终都是要归于那一个‘分’字。不过早一些,晚一些罢了。”

“那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的话。”

金穗心眼中露出狠来,一抹脸,她站起身,低着头看他:“你要是敢死,我立马就去嫁给别人。跟他鸳鸯相好,生儿育女。你不要以为李琮死了,我就找不着旁人,只要我乐意,多的是人跟我金穗心提亲!”

他被她说得心中一阵刺痛,眉头也紧皱了起来。恨不能掐了她的腰,狠狠把人揉搓一番。

可最终还是忍耐下来,他沉着嗓音,无奈又克制的喊了一声“穗心”。

“不是只有你死这一条路可走的。”

她旋即又蹲下来,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仰头朝着他看过去,认真而坚定的说道:“我们走!我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只要你不是青龙帮的人,那谁还能牵制得了你?”

俞故笙看她痴痴望着自己,那一刻心中当真是千头万绪。他自然是舍不得死的,他这样艰难才得到这个女子的爱,才得她如此温柔缱绻的依着自己,她还未给他生下儿女,他还欠着她许多的承诺,怎么就舍得这样死?他原也想,唐韶华整饬南京,组建新内阁,总也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也好,好好的陪伴自己的小妻子。但总是想的,没有变化来得更快。

“哪里这样容易。”

他轻轻的叹了一声,又是无奈,又是怜惜的看着她,轻声道:“我一走,便没有庇佑。你当我是多么干净的人,身上一身的血,不过是你未瞧见罢了。当真一走,只怕前脚刚踏出这道门,后脚还未伸出去,就被人一枪毙了。你跟着我,还要多死一个。”

她固执道:“我不怕!”

“我怕!”

他声音蓦的拔高,把人一把拉起来,紧紧搂到怀里:“好孩子,你不懂这里面的规矩。假若我是自杀而死,为保住众兄弟而死,你仍旧是他们的嫂子,无人敢不敬你护你。唐韶华因舆论也要给你三分颜面,只要眼下内阁在一日,就有你一日的好日子。可假若我是被人杀死,那边是败亡者。败者死,死不足惜,没人会再庇护你。”

金穗心抑制不住哭了起来,她再不顾什么矜持自爱,埋头抱住他大哭:“可我不要!你不准死!你敢死,我就死在你前头!我不准你死!听到没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