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心金碧年深 > 幻城浮屠

第907章 对于桑吉尔夫来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幻城浮屠 妙笔阁(imbg.cc)”查找最新章节!

自己的武道就是寻求生命精气之旅,他对气没有感觉,没有想法,非常难得的纯粹。

但是他没有遇到过自己的同行者,武道家都可以彼此之间印证武学,他不行,他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和他类似的人,直到拜森出现。

拜森的境界显然是不如他的,他原本还挺期待,没想到却突然拐了个弯走向气之道,这让他多了很多思考。

不要以为他嘻嘻哈哈看着粗豪好似没有什么文化,要知道老俄也出了很多哲学家的,作为一个经常在修行中享受寂寞的人,桑吉尔夫的学识并不低,只不过他们的民族习性总是让人忽略这一点。

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能独树一帜的武道家学识不行,因为想要让自己独立于世,思想境界人生感悟差一丁点儿都做不到——那些矫揉造作的家伙就是因为学问不够还羡慕,最后就只剩下那般模样了。

桑吉尔夫纠结的也是这一点,他有点搞不清楚自己何去何从,可他觉得自己的方向是没错的。

这种感觉则是来自黄春丽,这个女孩儿身躯小小,但那一身收敛起来的巨大能量旁人能够忽略,他可不会感知不到。

那是生命层次的差距,春丽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他不清楚,但是他觉得自己也有这个机会,就是不知道怎么干:这事儿肯定比打一架要重要,再说他也知道自己打不过。

即使连格斗联盟、格斗之王这两票人都算上,桑吉尔夫对生命的感知都是往前数的,这家伙虽然和白狼里克一样长时间在荒野丛林中行走修行,但是两个人走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要不是他有自己的生命感悟,为人虽然豪放爱酒但从不恶饮,凯文说不定都会把北欧狂战士的传承交给这个大胡子。

把各种超凡知识随心发放随意扩散,这算是凯文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也是他的恶趣味之首。

春丽对于这一点并不清楚,但是这么久了,她也知道凯文很调皮,对这些知识并不在意,只要有人在他心情好的时候开口问,那多半都是能得到回应的,而对于相对亲密的人,开不开心他都教。

桑吉尔夫在某些方面很受凯文欣赏,所以他要是去讨教些什么,那凯文肯定会有回答,至于是不是桑吉尔夫爱听的或者喜欢的,那就看运气了。

不久之前桑吉尔夫还在洛杉矶来着,但是他并不晓得凯文的身份,因为对外凯文的公开身份是一个机械大师,承接各种私人定制的武器装备,最多也就是在猎人公会里挂名儿超凡装备大师而已。

桑吉尔夫是什么人?一个职业摔跤手,打起架来身上的布片儿都不超过二十平方厘米,还有一半在鞋上,恨不得寸缕不着打着才舒服,一个装备大师对他来说完全就是浮云啊。

要不是凯文身边总有好酒好菜好吃的,和春丽的关系又非比寻常,这大块头真未必会和凯文多说几句话。

不过他是个实在人,春丽既然说凯文能帮到他,那必然是有理由的,再说本来赛过了他就没有什么事了,去蹭吃蹭喝也不耽误啥。

当然,即使现在维咖号称已死,他也不能单独行动,至少短时间内,从罗马离开的过程,是不能自己走的,古烈前事之师殷鉴不远,他可没有保镖和护卫队。

再说他还得和保志隆打一场,冠亚军他无缘了,季军还是要争取一下的,奖金不多可有毛不算秃么,他的生活水平也只是一般而已。

春丽知道桑吉尔夫没出什么问题,也是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阴影法庭拿住了这老俄人什么短处,要威胁他干点什么

——其实自从巴洛克死了以后,阴影法庭里就没有人干这么没品的事儿了,但是古烈身后那帮参谋总来这手儿,所以春丽依然对这类情况充满警惕。

现在的状况,就变成了春丽和拜森对抗,夺取冠军之位,而观众们讨论的,则是到底是春丽打死拜森,还是拜森打死春丽。

这话头儿不知道怎么挑起来的,但是占据主流的观点,并不倾向于必出人命。

春丽的胜利干脆利落,拜森可也并不拖沓,而且相对来讲,拜森的表现更加暴力直接,要不是春丽是个炎黄人,在观众眼里有着天然的技巧加成光环,恐怕都不会有人认为春丽会赢。

拜森同样如此,他本来就是个个性狂妄的人,刚刚晋升就又得了大胜,击败了世锦赛首届也是唯一的冠军,正是志得意满合该猖狂的时候。

拳击选手又都习惯了在比赛前要大放厥词引人注目,于是这会儿他对春丽也是多有挑衅。

话虽如此,可他不是傻子,春丽背后有谁他是知道的,所以尽管不客的挑衅,可仅限于比赛和气氛,更多的是吹捧自己,实际干货一概没有,无论是春丽女性身份,还是炎黄族性,他都没提——本来这应该是挑衅的重点目标才对。

作为阴影法庭的四天王之一,拜森对这个组织没有什么忠诚可言,这一点不要说他自己,就是维咖,还有其他的天王也都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他从来都没有执行过组织什么正规任务,只是作为一个招牌存在的。

他的实力确实强悍,一般的强化战士在格斗这一项上,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因此他也是甄选维咖卫队武力值的一个标准。

这一点春丽也很清楚,阴影法庭是在隐藏拜森的情报,可架不住拜森自己爆料。

这位前拳王也许没有什么大智慧,但是小聪明却不缺,他很清楚阴影法庭这种人人喊打的组织,沾上了烙印这辈子就完犊子了,指不定哪一天就会死地不明不白。

反正他也没干什么正经活儿,仅仅就因为是成员之一就被人弄死,他是觉得很冤枉的,所以这些所谓的内幕,是让他脱离罪行的一个小手段,维咖也不在乎他这么干。

因为他现在干的,就是维咖想要他干的,和人比武又不犯法,至于比武之后人怎么倒霉,是喝水呛死了,还是天上掉馅饼砸死了,那和拜森大爷有什么关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